阿雪和吱吱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朱正廷古风写手

想你却不敢问声好

窗外,雪,又开始下,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宿醉的他望着窗外的白雪皑皑,朦胧间又梦到了那段时光,那个人…

“阿廷哥哥 我选上了!”


那日,她哭着向他跑来。


他自然知道选上是什么意思,本想带她走,无奈,怕连累家人。


她伏在他肩上,他不语。



哭了许久,她终是接受了这事实。


进宫那日,雪花不断飘落,落到了她的头上,也落到了他的心里。


相顾无言,沉默了许久,她说了声


“保重”


后便上了马车。


空荡荡的道路,留下的只有马车走过的痕迹和望着远方的他。



可,梦醒,又剩他一人。


一日,他进宫,竟偶然遇到她。



望着昔日的爱人,却又想到了离别那日,相顾无言


许...

你在我和她之间,你最终是弃了我,选了她

他是天庭神将,英姿飒爽,一眼万年


她是凡间小妖,娇美俏丽,单纯可爱


见到他的第一眼,她便喜欢上了他,他也被她的情意打动,决定归隐山林,游历一生


“我没有,阿廷你相信我”她的白衣已然血迹斑斑,泪水顺着她精致的脸颊划过


而他的依旧是那样的冷峻,眼里的厌恶刺痛了她


他冷漠地开口“那是梵黄之水,除了你们精灵一族有,世间便再不可寻”


忽的挽住她的下颚“你怎就那么恶毒,我已答应给陪你,为什么还要害她


她依旧流泪,泪水模糊了视线“我没有,我没有,阿廷相信我”



手里攥着他的裤脚,“正廷,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我...?”


她就在他的面前被除了一身法力,而他抱着那个他相信的女人冷眼旁观...

“我没有害她的孩子,你信不信?

“我没有推她下湖,你信不信?” 

“我没有陷害她,你信不信?”她看着他的模样,终是无力的笑了

“阿廷,你终是不信我么?”苦笑一声,淡淡的看着他,幽幽的说道“有多久了,阿廷,多久了……”

犹记得当年他青年俊朗,曾许下她,一世双人的誓言,终归还是忘了吗

是啊,她不该幻想的,誓言终归只能是誓言,永远都成不了真的不是吗

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墨郎,来生,我们便不要再相见了吧”说罢,转身投下了那洪湖,鲜红的罗裙如同血一般在湖中绽放,倾国倾城


【是我错了,不该相信誓言会成真】

失踪大大再次回归,小可爱有想我吗,来,我要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哈

晚安,好梦,么么哒!

古风小段子

雨,倾盆而下。

清欢蜷在雨中,浑身湿透。一把伞靠过来替她挡住了冰冷的雨水。好听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姑娘为何独自一人在此啜泣?”

“因为我喜欢的那个人,今天要迎娶别的女人进门了。”

“姑娘为何不抬头看看我?”


  嗨,大家好,这里是朱正廷古风写者

希望大家来关注我呀

我是一枚高二狗

学业艰苦

更文不易

望海涵


我要走了

他,是邻国皇子,他说:“长安,等我,等我登临帝位,就以江山为聘来娶你。”

他,是少年将军,他说:“殿下,我愿用我手中的长枪和一生的年华,护佑我天朝江山,换殿下一世安宁。”

他,是金榜状元,他说:“有美人兮倾四方。公主,微臣看见您第一眼,就注定再也忘不了了。”

他,是江湖少侠,他说:“长安公主殿下,皇宫这么无聊,不如我带你浪迹天涯去吧!”

……

从舞勺之年到半老徐娘,那些曾经扬言要陪她走到白首的人,全都走到半途就离开了。

大概人们就是这样,毫无预兆地闯进来,说着喜欢你,又在某天清晨或黄昏毫无预兆地消失,留下你一个人,活在过去里。

蓦然回首,其实还踯躅在过去的只你一人而已。

她提起...

若有一日公子与他人成亲,

奴家定送上两纸贺礼,

一纸祝她红颜薄命,

一纸祝公子寿与天齐


哈哈哈,脑洞大开

想写一个渣男的故事

主角还是吱吱兔了啦

你好,朱正廷 古风

她在桥上走,他在桥下看。

江南烟景如画,斜风细雨润华年。

美则美矣,然而……

轰隆,仿佛天坼地裂的巨响……桥,塌了!

呸,狗官!又是豆腐渣工程!

她还没来得及吐槽,眼前一花,落入了水中。


她醒来时,身下垫着一件衣服,身上盖着一件衣服,都是男子的样式,不远处一个火堆静静燃烧,送来阵阵暖意。

“你醒了!”他凑过来,眼里汪着和篝火一样的光亮。

面前的少女幽幽地看着他。

他不解,被看得耳朵渐渐羞红起来,一紧张,忽地一下,现出了飘逸的大尾巴。

面前的少女幽幽地看着他,实则心态已经崩了:这这这是传说中横行当河镇几百年狠毒嗜血喜怒无常的大妖朱正廷?

青玥少女是最天才的捉妖师,她...

卿卿,跟我回家吧 朱正廷

1,“卿卿,跟我回家吧。”他抚平她眉间的不悦,细声哄着。

她从矮榻的中间移到边角,尽量避开他的目光,不安地扯着手里的素帕,“回去就不可以玩了,大娘只会让我绣啊绣的。”

他看着稚气未脱的小妻子,耐心解释道:“不会,我和大娘说好了,以后你得陪我读书写字,这样我们就都不是一个人了。”

“啊!?”她吃惊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眉目微低,嘴巴轻抿,徐而才开口道:“卿卿,果然是不喜欢我的,所以才不想回去吧。”言罢,他抬脚静静向门外走去。

“不是不是,正廷,你等等我。”她慌乱地追过去,碰翻了桌上的茶杯。

他扶额看着她,她又恢复到之前委屈又乖巧的模样,糯糯地说:“我们回家吧,我去和爹娘,还...

古风 朱正廷 再也不见

她站在有风的地方,看着朱正廷对另一个女人冷言冷语,心中却一片冰凉。

江南濛濛烟雨里,微风轻轻托起她的衣袂,荡出悠扬如歌的弧度。

朱正廷以为她不知道么?呵!他带了那个女人回来,忌惮她娘家的势力暂时不敢动她,又怕她对那个女人不利,就假装夫妻情深,不耐烦那个女人了。

可朱正廷看那个女人的眼神是如此的专注。

他偶一抬头,就看到了远处打伞静立的她,她眉眼如画,飘渺如烟。

第二天,他收到了一封和离书,下人来告,夫人已经回娘家去了。

朱正廷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慌,他明明不爱她,明明是不得已才娶她的,为什么不是欣喜呢?

风过,

落花

不见了她

此心成结。


来自作者的脑洞

哈哈哈,我的脑洞太大

我突然想写一个偶像练习生abo向

all坤   all正

时不时开一下我的小车车

ʕ•͡દ•ʔꋧ单身狗

Σ(ŎдŎ|||)ノノ

震惊朱正廷古风写手竟沦为开车老司机

∑(❍ฺд❍ฺlll)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来自作者的唠叨

为什么没有人来关注我呢?

我是一个只会默默写文的小可爱。

不怎么太会跟读者交流

哎!

云瓷(四)等一人,或许一天,或许一辈子,谁知道呢

十四

求关注呀    来自作者大大的恳求

难道你们不爱吱吱兔了吗

洪元十一年,边境狼烟再起,北境之族携雷霆之势横扫而南。

云川,破!

玉林,破!

东腾,破!

雁门关告急。

风云乍起,天将暗,王朝末年的颓势已初露端倪。

朝臣们从早吵到晚,吵得皇帝耳朵生疼,他揉了揉眉心,看着朱将军无奈的说:“爱卿你看,朝中无人,只有你能担此大任了,平虏之事交给朱将军,朕再放心不过。”

“保国卫疆,臣之幸!”

皇帝欣慰地点头,接着又状似关心地补充:“朱将军实乃国之栋梁。然听闻将军最近身体有碍,不如将府上三郎、小郎一起带上,也好帮衬帮衬将军,早日平定边患。...

云瓷(三)他说她只是低贱的妓子?呵!低贱的妓子啊

十一

作者 ;为什么都没有人呢


没有留言,没有热度



静和公主邀她一聚的时候,她没有多做犹豫就应了。

湖心亭上朝雾还未散尽,更显得风光旖旎,朦胧婉约。

静和公主自顾自地品茶,好像没有看到她还矮着身行礼似的,好一会儿,觉得威慑够了才叫她起身,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说:

“我要你离开他。”

静和公主站起来,走近她:“阿正与我,本就不是任何人可以插足的,你闯进来,不过是我的替代品而已。现在父皇为我俩赐了婚,你若是知趣,便该知道怎么做,你若是不识趣的话……”

“我不介意帮你。”静和公主瞥见远处的赶来的人影,得意地笑了,突然抓起云瓷的...

云瓷(二)或者说,她像了那女子四分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朱正廷对她很好,是她从未敢奢想过的好。

他包揽了她的一切琐事,她的首饰是全他亲自挑的,她的衣服是他亲自画的图纸,她的饭桌上永远是她喜爱的菜色……她调笑他怎么什么都会,他拥紧了她邀宠般说:全是为媳妇儿学的,你家相公厉害吧。

别人闲话她半句他就急红了眼,她夸了他半句他就傻笑半天。

寒来暑往,春走秋迎,他为她挡去了世间风霜和雪雨,于是她满目只见鸟语花香,岁月静好。

她想,如果不是后来那个女人的出现,她与他真的可以死生契阔,偕老人间。


那天她在他书房偶然翻出来一副泛黄的画,画上红梅夭...

云瓷(一)她若对谁一笑,那人定是逃不了了

夜里厅堂,红纱灯影微摇,光线暧昧,谁家胡笳琵琶声声响,一弦仿一弦。

大堂靠里是舞台,舞台往外是桌椅,四周三层高的楼宇围着,不像一般青楼样喝彩声乱响。云瓷就斜倚在第三层楼的栏杆上,等下边姑娘们水袖一转,舞罢了退场,就打开手里的酒坛,猛灌了一口酒,眯着凤眼儿把手里的酒坛往楼下一扔……

“啪!”天上飞来一壶酒,砸得满台子都是碎片,座上的客人们都惊得呆住了。

接着便瞧见三楼有个美人儿晃晃悠悠爬上栏杆,随意地往前一迈,红衣猎猎翻卷,如秋叶蝶般落了下来。


如云瓷预想的一样,满堂宾客,只有威武将军家的小公子赶得及接住她。

她靠在蓝衫公子的怀里,媚眼如丝,佯醉道:“我怎么……嗝……到...

民国 . 顾眸流盼 几许痴缠

民国戏子与大小姐 朱正廷 (黑化预警)

繁华殆尽,独留寂寥,谁许谁的天荒地老?时间消磨一切,流光容易把人抛。     

他醒了,睡意也消散了。      

清凉如水的月光从一对窗帘的缝隙中穿过,明亮中带着幽幽冷意。顺着这道月光,朱正廷的视线停顿在了顾珺瑶蒙上淡淡朦胧光晕的秀发以及耳垂。     

 面对着朱正廷,顾歆瑶背光里的容颜静谧柔和,柔嫩的小嘴儿悄悄开合出微小的弧度。她的呼吸绵长而均...

风雪稍霁.朱正廷

“阿瑶,你还恨我吗?”朱正廷突然开口问道。

    顾歆瑶放下手中的茶盏,她思索半响,摇摇头。

    “所有的恩怨到此为止吧,恨你又如何,不恨你又如何,但你所做之事,我永远也无法原谅。”

    朱正廷听完后点点头,他心中并未有不切实际的期许,是以虽心中闷痛,却不至于失望难忍,仅有些惆怅。

    论上一世,他唯后悔自己当初认不清心意,没有珍惜身边心爱之人,以至于最后酿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吱吱兔的美貌是真实的吗?

关于R18的猜测-王炸四子篇

在下陆诗尔_:

朱正廷💕
正正是个很温柔的男人,虽然平时和队友们在一起的时候很暴力,但对你很温柔,从不勉强你用一些奇怪的姿势...
他很照顾你的感受,你说累了他就会停止,每次结束后都会抱着你去浴室清理干净,把你洗的香香的。
他不用赶通告的时候就会抱着你一起睡,第二天早上你会被压醒,开始新的一天中第一场运动...
“你最近不是说要减肥吗?我陪你啊!”

蔡徐坤💕💕
坤坤是个很霸道的人,大概是因为他是狮子座吧...
他每次都是简单粗暴的扒开你的衣服,狠狠的进入,一次比一次用力,你每次都哭着求他,但他都是充耳不闻。
每次结束你的脖子和胸前都是一片片吻痕。
第二天早上你从他怀里醒来,看着他的盛世美颜,...

© 阿雪和吱吱兔(*-*) | Powered by LOFTER